靖远在线,靖远新闻网,靖远信息网,靖远信息港,靖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靖远历史 >

大英图书馆“掌管中国历史”的老太太

时间:2018-01-13 23: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吴芳思在家中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专访。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桂涛摄 在英国,吴芳思(Frances Wood)是知名的汉学家、历史学家。她曾在大英图书馆中文**ぷ鹘40年,负责保管、整理中国典藏,其中最珍贵的莫过于那1.4万件敦煌经卷,这大概是全世界所有敦煌经卷数

▲吴芳思在家中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专访。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桂涛摄

  在英国,吴芳思(Frances Wood)是知名的汉学家、历史学家。她曾在大英图书馆中文**ぷ鹘40年,负责保管、整理中国典藏,其中最珍贵的莫过于那1.4万件敦煌经卷,这大概是全世界所有敦煌经卷数量的三分之一。这个年近70岁的老太太因此也被人称为英国“掌管中国历史的人”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桂涛

  吴芳思的家很好找,门前有一小片竹林,门头挂着一条红纸做的游龙——这在伦敦市中心的富人区伊斯灵顿显得颇有些特立独行。

  竹子是林语堂的女儿住在伦敦时从家里拿来的,龙是吴芳思儿子的属相。69岁的吴芳思延续着她和中国40多年的缘分。

  在英国,吴芳思是知名的汉学家、历史学家。她曾在大英图书馆中文**ぷ鹘40年,负责保管、整理中国典藏,其中最珍贵的莫过于那1.4万件敦煌经卷,这大概是全世界所有敦煌经卷数量的三分之一。这个年近70岁的老太太因此也被人称为英国“掌管中国历史的人”。

“挑战者”吴芳思

  她怀疑秦始皇焚书坑儒的真实**,质疑马可·波罗是否真的到过中国,认为孔子在礼仪方面太挑剔,反对“有组织的宗教”,从大英图书馆中文部主任退休后第一天就炮轰图书馆过于商业化、官僚化

  退休后的吴芳思独居,她的家比想象的要“寒酸”。沙发、桌椅都旧了,厨房里杂物堆得满满的,小客厅四壁全是书,白天不开灯就显得昏暗压抑。

  她喜欢猫,书架上除了各种木头玩具外,还摆着好几只从中国买回来的瓷猫。采访中,一只常来她家的猫也按时到访。吴芳思摸着它的脑袋,介绍这只被她用邻居家小男孩的名字命名的流浪猫。

  在英国学术界,吴芳思显得有些“****”,是个不折不扣的“挑战者”:

  她怀疑秦始皇焚书坑儒的真实**,认为中国第一个皇帝的贡献被大大低估;她质疑宣称自己在中国生活17年的马可·波罗是否真的到过中国,一个证据是《马可·波罗游记》中并没有提到喝茶、筷子、缠足和长城等事物;她坦言自己不喜欢孔子,认为这位儒教的圣人在礼仪方面太挑剔;她反对“有组织的宗教”,认为宗教仇恨与隔阂是西方历史上无数重大冲突的源头;她曾担任大英图书馆中文部主任,是图书馆任职时间最长、位阶最高的职员之一,但却在退休后的第一天,就在媒体上炮轰图书馆过于商业化、官僚化。吴芳思一直在呼吁人们对那些习以为常的说**、理论再看看、再想想。

  “用‘挑战者’这个词形容我似乎有点重了。”吴芳思说,“但我确实是希望人们不要害怕对历史和现实问题重新思考,他们不一定非要同意我的观点,但我希望他们可以重新审视他们自己的观点。”

  近两个小时的采访,吴芳思给人的感觉是,**扮鬼脸,有点调皮,语速很快,句句斩钉截铁,总让人觉得,她的内心还是个小姑娘。追溯她的众多“挑战”行为,也许正来源于当年那个**瞒着****、往口袋里藏东西的小姑娘。

  幼儿园时的吴芳思总是在午餐时偷偷把不**吃的羊肝藏在口袋里,用她自己的话说,那是在“安安静静地反******”。后来稍大一些,别的小姑娘在学校都选择学吹笛子,吴芳思却选了少有人选的双簧。“当你的选择和别人不同时,你就得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这也许也为她之后选择学当时少有人学的中文埋下了伏笔。

**读书,是“终极热情”

  “中国人对英国文学的了解比英国人对中国文学的了解要多得多。”吴芳思觉得,自己**鹑伟阎泄难Ы樯芨⒐

  吴芳思从小**读书,这和她后来展现出的语言天赋一样,都是受父母的影响。她父亲在牛津大学读书时的专业是中世纪**语《圣经》研究,毕业后以**语专家的身份进入大英**物馆的图书馆工作,是编排图书目录的好手;母亲是个中学**语****,“喜欢干活儿,整天闲不下来”。

  在吴芳思的记忆里,父亲很聪明,常有人跟不上他敏捷的思维。他是个坚定的无宗教信仰者,这导致吴芳思后来对宗教也没有特别的热**。她认为“有组织的宗教”会让人变得盲目、让人行为受限、会导致宗教仇恨与杀戮,这一观点也许正是发端于此。后来吴芳思在大英图书馆保管中国佛教经卷时,曾和一个日本****学习打坐冥想,但也没有成功,因为她“没办**什么也不想”。

  吴芳思认为,有些中国人虽然信仰宗教,但不墨守成规、不教条。“中国人说,在办公室里是儒教,退休后是道教,这就是不束缚于某种‘有组织的宗教’。”她说。

  吴芳思从小数学不好,也不喜欢体育,只是**读书,说那是她的“终极热情”。她记忆里,11岁以前常去家附近伦敦海格特的一家旧书店淘书、买书,回家看完了,就再卖给书店,买更多的书。

  吴芳思说,回想起来,父母在各个年龄段将“正确的书”推荐给了她。十几岁时,她**读英国作家高斯的《父与子》,会去伦敦书展上找童书作家安东尼·巴克里奇签名。甚至直到现在,她还喜欢读巴克里奇的书。

  对书的热**影响到了吴芳思后来的择业。大学毕业后,她本想进**物馆,“天天和器物相处”,但后来大英图书馆邀请她去,她欣然接受:“大英图书馆里有那么多古书旧书,所以也可以算**物馆吧。”

  直到今天,吴芳思丝毫不隐藏她对书的喜**。每当提到她写过的书,她都会起身去书房拿来,赠送给来访者。吴芳思退休后仍笔耕不辍,“甚至比上班时还忙”。

  她即将在英国出版的就是一本名为《中国那些伟大的书》的“书之书”。在此书中,她将向西方读者介绍60本她眼中的中国好书:《诗经》《浮生六记》《小二黑结婚》《毛主席语录》《干校六记》……

  吴芳思觉得,中国人对英国文学的了解比英国人对中国文学的了解要多得多。她记得一次在上海坐出租车时,司机在读《福尔摩斯》,“看了又看,书都翻烂了”。吴芳思觉得,自己**鹑伟阎泄难Ы樯芨⒐恕

学中文,“决定了一生的命运”

  上世纪60年代末,正是“衰落”“英国病”“冷战”等主题充斥英国大学校园,大学生们都在忙着参加****示威,而学中文的吴芳思整天学习发音、词汇、语**

  回想自己的一生,吴芳思说,也许她做得最“有挑战**”的事就是选择学中文,这个“决定一生的命运”的选择,也始终让她感到庆幸。

  因为父母的影响,吴芳思从小就掌握了**语和西班牙语,她在上中学时想选择一门“越难越好、越不同越好”的外语,并****有些“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中文,并一直坚持到了大学。

  当时的英国,开设中文课程的大学只有牛津、剑桥等4所,牛津只有两名中文****,吴芳思因此选择进入剑桥。“学中文学得非常努力,整天都在学。”吴芳思回忆大学的生活。

  上世纪60年代末,正是“衰落”“英国病”“冷战”等主题充斥英国大学校园,大学生们都在忙着参加游行示威,而学中文的吴芳思整天学习发音、词汇、语**,根本没时间顾这些。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