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远在线,靖远新闻网,靖远信息网,靖远信息港,靖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靖远人才 >

跟随黎巴嫩队去平壤,追寻朝鲜足球的真相

时间:2018-01-13 22: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编者按:近日,国外媒体《Bleacher Report》刊发了一篇以朝鲜足球为主题的特别报道,作者James Montague在今年9月跟随黎巴嫩国家队到达朝鲜,从球员、教练、朝鲜足球学校****、学者等多个视角,对朝鲜足球的现状进行了叙述。原文链接附于文末。 一袭黑衣的

编者按:近日,国外媒体《Bleacher Report》刊发了一篇以朝鲜足球为主题的特别报道,作者James Montague在今年9月跟随黎巴嫩国家队到达朝鲜,从球员、教练、朝鲜足球学校****、学者等多个视角,对朝鲜足球的现状进行了叙述。原文链接附于文末。

一袭黑衣的约恩-安德森站在场边,双臂环抱,不耐烦地等待比赛结束。在朝鲜首都平壤的金日成体育场,记分牌上方的数字时钟已经定格在了“90”。这一天是9月5日,对涌入球场的朝鲜球迷来说,与黎巴嫩的这场2019年亚洲杯预选赛给了他们观看男子国家队比赛的难得机会。

朝鲜队绰号“千里马”(The Chollima,名称起源于朝鲜神话中一种能以超音速的速度飞行且凡人永远无**驾驭的马),在9月5日之前,他们已经连续接近两年时间没有在平壤主场踢比赛。2015年11月,朝鲜在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中2-1战胜巴林是这支球队最近一次主场作战——作为亚洲强队之一,朝鲜在世界杯历史上有一席之地,他们原本希望在主场进行更多场次的世界杯预选赛。但情况发生了变化。

朝鲜男足的“千里马”形象

在朝鲜队的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最后一场比赛中,他们在最后时刻被菲律宾逆转。当比赛还剩下最后6分钟时,“千里马”2-1领先菲律宾,几乎已经稳获晋级下一轮预选赛的资格,但随后却被对手连入两球,参加2018年世界杯决赛圈比赛的梦想被终结。

上个世纪90年代,前挪威国脚安德森曾是德甲联赛的首个外籍最佳射手,而在被任命为朝鲜新任主帅后,他也成了朝鲜国家队历史上的第二位外籍主教练。安德森的任务是带领朝鲜进入2019年亚洲杯决赛圈。

朝鲜队的亚洲杯预选赛****也遇到了意外。朝鲜、黎巴嫩、中国香港和马来西亚被分到B小组,不过朝鲜与马来西亚的两场比赛因故被推迟。谁都不知道这两场比赛会在什么时候进行。事实上,朝鲜与黎巴嫩的本场比赛也曾有被取消之虞。在比赛前两天,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引发了华盛顿、首尔和****的不安。

但平壤****如常。

在安德森执教朝鲜接近18个月后,在距离上一次主场作战接近两年后的今天,朝鲜国家队似乎终于将迎来一场主场胜利。比赛进入加时阶段,朝鲜仍然保持着2-1的比分领先;朝鲜队全线退守,安德森高声向弟子们传达最后的指令,而黎巴嫩则在疯狂反扑。

现场朝鲜球迷似乎预感到胜利即将来临,他们高喊:“光荣属于您,光荣属于您,金正恩将军。”

到达

在北京首都****机场,朝鲜高丽航空****飞往平壤的JS152航班登机口位于最远的一个角落。每周只有几趟航班从这里飞往平壤,不过在今天,飞机里已经坐满了乘客。除了那些胸前别着红色徽章(徽章上写有“伟大的领袖”金日成,或 “亲**的领袖”金正日字样)的朝鲜人之外,黎巴嫩国家队也在这一天飞往平壤。

黎巴嫩球员们穿着红色训练上衣,在球衣后背,“LEBANON”几个巨大字母格外醒目。候机大厅气氛压抑,大约30名球员和球队官员似乎正焦急地等待坏消息的到来。

朝鲜是全世界最孤立的国家之一,近些年更以一种惊人方式重燃核野心。自从金正恩2011年执政以来,朝鲜加速核武器计划,他在短短六年里下令进行了四次核试验,规模一次比一次更大。

“在家里,每个人都很担心。”奥马尔-布吉列(Omar Bugiel)说。作为一名前锋,奥马尔效力于英格兰第****别联赛俱乐部格兰森林流浪,他希望在与朝鲜的比赛中上演自己在黎巴嫩国家的首秀。与球队的其他球员一样,奥马尔有黎巴嫩血统,但他们来自地球的各个角落——由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内战,许多黎巴嫩人被迫离开祖国。

黎巴嫩拥有约600万人口,据称在世界各地生活的黎巴嫩人数量达到了这个数字的大约两倍。在黎巴嫩内战期间,奥马尔一家到****避难,他在****出生,童年时移民到了英国。

索尼-萨阿德(Soony Saad)坐在距离奥马尔不远的位置,他一度考虑不来朝鲜。“刚开始的时候,我想也许我应该说自己受伤了。”他半开玩笑地说,“你看到了那些新闻,经常听到有人谈论核战争……”

黎巴嫩国脚索尼-萨阿德(左)

索尼生于美国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在那座城市,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有阿拉伯血统。他曾入选美国U17和U20国家队,是一名前锋,不过后来由于在美国没有机会,他转而加入了父亲出生国(黎巴嫩)的国家队。

在索尼-萨阿德飞往朝鲜的同时,之前在朝鲜的美国公民正逃离那个国家。

24小时前,美国政府此前公布的禁止美国公民进入朝鲜的禁令开始生效。美国政府之所以发布这项禁令,原因是22岁的美国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去年在朝鲜度假期间被捕,后来死亡。根据朝鲜方面的说**,瓦姆比尔试图将一份宣传海报从他所住的酒店墙上偷走,而他因此被判处15年劳教。

瓦姆比尔在朝鲜被捕并接受庭审

谁都不知道瓦姆比尔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但当他在今年6月份被释放时,人们发现他已经失去意识。瓦姆比尔在回到美国六天后去世。“我意识到如果去朝鲜,这种事情只会在一生中发生一次。”索尼-萨阿德说。他觉得自己最好带着黎巴嫩护照。

航班从北京到平壤的飞行时间只有90分钟。当我们抵达平壤,当地机场相当空旷。在经过入境护照检查和拿到行李后,一行海关官员检查我们随身携带的物品,看是否有书籍或USB;任何被认为有可能含禁止阅读的材料或影像的物品都会被截下。

黎巴嫩球员打开手机,试图搜索Wi-Fi信号,但这是白费力气。“这里有网络吗?”奥马尔抱有一线希望地问。****是没有,但如果经过允许,外国游客可以**250美元购买一张可使用少量数据的3G SIM卡。所有人似乎都对此不感兴趣,于是我们离开机场,从机场外的两幅巨大画像旁走过。左侧画像中的人物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革命领袖和建国领导人金日成,右侧则是金日成之子,在1994年金日成逝世后继承最高领导人地位的金正日。

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奥马尔、索尼以及黎巴嫩国家队的其他成员将会“与世隔绝”。

王朝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