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章在线,麻章新闻网,麻章信息网,麻章信息港,麻章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麻章生活 >

胶州这位拼命三郎走了 200多人自发为他送别

时间:2018-03-16 17: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148.com
当日凌晨,年仅48岁的胶州市地税局**规税政科科长宗春文因肝癌晚期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他热**的工作岗位,离开了他的妻儿。一辈子在忙工作,住院的后三个月,宗

  原标题:痛心!胶州的这位“拼命三郎”走了,200多人自发为他送别…

  “我是春文媳妇,替春文谢谢同事们对他的无私帮助。祝他的同事们永远健康平安喜乐,退群了。”2017年11月1日晚上8时17分,胶州地税工作群里,宗春文的媳妇替他发出了最后一条信息。“春文一路走好”这几个字随后在群里刷屏,她替春文收下同事们的祝愿,但宗春文却再也看不到了。

  当日凌晨,年仅48岁的胶州市地税局**规税政科科长宗春文因肝癌晚期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他热**的工作岗位,离开了他的妻儿。胶州市兰州东路283号地税局办公大楼里,领导们再也寻不到那一手拿材料一手拿笔、急匆匆走过的身影,同事们再也听不到那如沐春风的礼貌问候,值班的保安再也看不到5楼那盏亮在半夜的灯……

  他的病

  送别/秋风微凉离别泪凝噎

  没来得及看见11月1日早晨的第一抹阳光,宗春文匆匆走了。这天凌晨,宗春文工作的老搭档李旭文在睡梦中接到宗春文妻子的来电。“看见来电号码,我的心马上揪起来了,春文可能不行了。”李旭文和宗春文搭档工作20多年,两家住对门也有10多年,关系和亲兄弟一样,虽然他比春文大1个月,但他习惯称春文“老兄”。他说,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看见这凌晨显示着春文妻子的来电号码,他的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接起的电话果然是离别的消息。

  没有洗漱,李旭文急匆匆赶来……他流着泪为“春文老兄”送别:“四十八年生死亦英雄,正气行,人一生。千里孤坟,无处话悲凉。纵使相逢亦相识,人已去,真情在。秋去冬来魂归自还乡。北风吹,秋叶落。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11月1日上午,没有人组织,只是大家听到了消息,200多人赶到了胶州市殡仪馆来为宗春文送别,这其中有他的同事,特别是一些退休的老同事,有他的同学朋友,还有他服务的办税对象。

  “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走了,这是天妒英才!”胶州市地税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仲晓红泪流满面,她后悔这几年没多劝劝宗春文,尽管她知道再怎么劝也劝不住宗春文这个对工作认真的“拼命三郎”。

  安能换得寸光阴,息逝故情留心间!

  追忆/被锁起的体检报告

  2018年1月5日,胶州市地税局5楼**规税政科办公室,宗春文生前的办公桌上仍放着他工作的材料,只是上面已经有了一层淡淡的灰尘。整理他的遗物时,同事张健、赵友绪和宗春文弟弟宗春武,在他办公桌抽屉里翻出一份2016年8月的体检报告——肝硬化、胆囊结石、胆囊息肉、脾大……拿到这份报告,他就应该知道该住院接受治疗了,但他却将这份报告锁在办公桌抽屉里,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领导和妻子。

  拿起体检报告,泪水夺眶而出。“前几年他每次体检完了后,都把报告拿回家,这几年没见他提过体检报告的事情,我问起来,他只是淡淡地说,还是那些老毛病,不碍事。”宗春文的妻子高丽林眼眶再次湿润,随后不断重复那句话,“真是傻子,都这样了,你说,宗春文,你不后悔吗?”

  高丽林还记得,2006年11月,在综合科任副科长的宗春文病倒了,经查是肝脏问题,2个月的治疗病情得到控**。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肝病不能除根儿,日常休养最紧要,千万不能劳累,不能熬夜!医生的千叮万嘱宗春文记下了,却也抛开了。

  患病的11年,是宗春文人生高速运转的11年,是他加班熬夜超负荷工作的11年,也是他被病魔一步步吞噬的11年。当一次次从疼痛中缓过来,当加班加点无**照顾住院的妻子,当儿子高考自己却无**陪伴,当一次次深夜被病痛反复蹂躏……不知多少日夜,他靠着**物止住疼痛,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过往/他放不下那份责任

  一天天的劳累,宗春文身体更消瘦了。2017年夏天,税务**服穿在身上来回逛荡。“那天我们一起开会,也是宗春文刚调到**规税政科科长岗位上的第三天,他把这个岗位上所有的工作已经梳理好,当前工作的轻重缓急、弱点、短板,需要改进的地方都作了汇报,更是在会上提出了很多创新**建议。”仲晓红清晰记得,她当时在会议桌上和宗春文坐在一起,看到这名老下属孱弱的样子,加上听见他汇报的这么多要完成的工作,她会后还心疼地劝说:“春文,怎么瘦成了这样?要注意身体,工作得慢慢干。”宗春文却笑笑:“不碍事,可能是刚理发的缘故才显得瘦。”

  他没有告诉仲晓红实情。后来仲晓红得知,2017年初,宗春文身体已经吃不消,坐在办公桌前,时常被腹部的疼痛折磨得浑身冒汗。同事劝他去住院,他撂不下工作,总是说“一阵阵地犯,老毛病了,十几年了”。

  半个月后,病魔就彻底击垮了他,他再也没能回到心**的工作岗位上。“他总是考虑工作多,考虑别人多,单单亏待了自己!”原综合科同事刘桂香语带哽咽。这,不只是刘桂香一人的看**。

  在最后时光里,恨不能一分钟掰成八瓣用的宗春文将生命发挥到了极致。厂房和商业网点转让,按**律规定,应以出售价与原价差额征税。但因扣除依据取证困难,很多地方上述交易都采取全额征税。宗春文觉得,这对纳税人不公平,他说:“为什么老百姓该享受到的享受不到?这个问题怎么就解决不了?”不就是怕担责任、怕麻烦吗?这两样宗春文都不怕。拖着病体,他亲自跑建设局和土地局,取得2000年至2016年各项工程平均造价。从此厂房和商业网点交易差额征税有了依据,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笔重要“遗产”,留下这笔“遗产”后,他痛苦又不甘地躺下了。

  无助/病情已不可逆转

  2017年7月30日是个周日,好久没有出去玩的高丽林央求丈夫一起到西海岸新区海边散心。“不行啊,我还有个要紧的材料要写。”高丽林回忆起最后一次“约”宗春文被拒绝,心里仍“忿忿不平”,他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家写材料。无奈的高丽林和姐姐一起去了西海岸新区。傍晚回来时,她拎回一水桶海货。

  “我****文下来拎那桶海货,他才爬了两层楼,就感到浑身没劲。”高丽林回忆,宗春文把水桶放到台阶上,撩起衣服给高丽林看,说他没有劲了,肚子胀得厉害。高丽林吃惊地发现,宗春文的肚子胀得像个小鼓。“春文,咱得赶紧上医院。”一种不祥的预感和令人窒息的**惧笼罩在高丽林心头。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